截至2018年末

时间:2019-06-29 09:58       来源: 未知

  年报显示,2018年,吉林银行实现营业收入87.19亿元,同比减少3.61%;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1.57亿元,同比减少62.07%。

  值得注意的是,在营收、净利双降的同时,其资产减值损失和不良贷款实现“双升”。截至2018年末,吉林银行资产减值损失34.14亿元,比上年增长238.81%。其中,贷款减值损失40.21亿元,比上年增长274.48%。在不良率上,截至2018年末,吉林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为61.86亿元,同比增长91.25%;不良贷款率为2.82%,较上年末上升1.10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为150.19%,比上年末下降40.56个百分点。其关注类贷款余额高达227.5亿元,在全部贷款中的占比高达10.38%。

  根据已披露年报,吉林银行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87.18亿元,同比下降3.61%。梳理发现,2016年、2017年,该行营业收入分别为91.89亿元、90.44亿元,已经连续两年下降,其中2017年下降幅度仅1.58%,2018年营收降幅进一步扩大。

  相比营收,吉林银行的盈利指标更是出现断崖式下跌。2018年,该行利润总额16.02亿元,同比下降达59.8%;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1.57亿元、10.1亿元,同比2017年的30.51亿、30.45亿大幅下降62.07%、66.67%。而在2017,其归母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分别较上一年增长31.23%、37.66%。数据显示,2018年吉林银行的净利润不仅较2017年下滑超六成,较2016年也下滑超过五成。

  在资产负债规模上,截至2018年末,吉林银行的资产总额为3618.51亿元,比上年末减少7.82%;负债总额为3361.28亿元,比上年末减少9.03%。

  事实上,吉林银行的资产负债总额也已经连续出现两年下滑。相比2016年,2017年末资产总额和负债总额分别下滑9.06%和9.95%。两年时间,吉林银行的资产总额和负债总额分别下滑698.66亿和741.76亿。

  根据年报数据,吉林银行利润依赖投资、类信贷等同业业务在2018年表现有所削弱。2018年,该行贷款利息收入106.5亿元,同比增长80.82%;而投资利息、存放央行及同业、买入返售等利息收入,分别达到48.34亿元、7.7亿元、1.48亿元。但在2017年,吉林银行利息净收入仅42.85亿,非利息净收入高达47.60亿,非息收入强于净利息收入。

  吉林银行2018年净利润下滑超过60%,主要是由于资产减值损失增加和投资收益下降。2018年吉林银行投资收益仅为1.24亿元,同比下滑96.75%,吉林银行表示主要因报告期内将非保本收入调整至利息收入中单独核算。

  计提大额贷款减值准备也同样影响其利润收入。截至2018年底,截至2018年底,该行资产减值损失34.14亿元,减值支出34.14亿元,比上年增加24.06亿元,同比增长238.31%;贷款类减值损失就达40.2亿元,比上年增长274.48%。

  在资产质量方面,吉林银行的不良出现“双升”,高额的不良贷款也在侵蚀营收净利。截至2018年末,吉林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为61.86亿元,同比增长91.25%;不良贷款率为2.82%,较上年末上升1.10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为150.19%,比上年末下降40.56个百分点。历年年报数据显示,2014年-2018年,吉林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07%、1.5%、1.71%、1.72%和2.82%,连续4年上升。

  吉林银行逾期贷款余额为188.48亿元,较上年同期的130.88亿元增长44.01%,在其2192.79亿元贷款中的占比达8.5%以上。逾期三个月及以上贷款余额为153.41亿元,上年同期为123.35亿元。此外,披露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吉林银行的关注类贷款余额高达227.5亿元,同比增加65.1亿元,规模也达到同期不良贷款余额的3.55倍左右。在全部贷款中的占比高达10.38%。

  对于资产质量的下降,吉林银行称银行资产质量与经济环境有着密切联系,一是该行利用国内经济发展的区域性差异调节自身信贷资产结构的能力有限;二是2017年以来吉林省、辽宁省经济改革进入深水区,产业结构调整持续深化,对商业银行信贷资产质量产生了阶段性影响。

  资本充足率方面,吉林银行2018年年报显示,其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70%、8.87%、8.86%,较上年同期的10.58%、8.67%、8.66%,有所提升。